阿懂不懂

初来咋到

前两天QQ被盗号啦,谢谢宝宝们的关心和担心,已经改了密码啦!

昨天刚交了毕业成果,过两天把学校这一堆事情整理好,就可以开始更文啦,看了一下已经隔了一年没有写过啦,不知道到思路还能不能拾起来。

就酱,主要还是感谢小伙伴们的慰问~

从明天开始更文!再歇就懒死了!


大家想我了吗⊙▽⊙


受到了刺激,觉得自己现在码文力max,来把坑填填,填到24号。大家想看啥,说,我就先撸啥。

然而估计并没人理我,我还是自己默默码来发好了^_^

猜作者第十四弹【苏恭】一世安稳

以后再也不做截图这种蠢事了←_←心都是碎的

铜雀春深锁大乔:

by @阿懂不懂 


——————————————————————————————————————


昨儿晚上刚下过雨,近山的小路泥泞不堪,阿牛踮着脚尖一步一步地小心往前挪,还是沾了一裤腿儿的泥。有什么办法呢?谁让欧阳大夫家住在路的尽头呢?阿牛努力做出忧郁的样子来,叹了口气。


 


阿牛的娘是十年前中风留下的后遗症,一到下雨天就胳膊发麻,昨天的雷雨下得挺大,阿牛也只能大清早来跑这一趟——不过他倒也是挺愿意来的。


 


欧阳大夫的小药庐在离村子两里地的山脚下,沿着这条小路也就他家一座孤零零的小房子,好找得很。


 


越往前走,渐渐嗅到空气中飘荡开丝丝的桃花香,在雨后清新的空气中更加幽香。阿牛停下来吸了吸鼻子,觉得好闻得紧。十年前欧阳大夫和百里公子搬来的时候就围着药庐种了好大一圈桃树,这几年长得越发的好,一到春天粉红色的小花一簇簇地开满树,香甜的味道飘出好远。最好的是赶到初夏去看病,百里公子定会让你带上一兜大桃子离开。


 


阿牛美滋滋的想,等以后和小香成亲之后,也要在家里种几棵桃子树。脚下不停,转过一个弯,桃花香中又多了丝丝缕缕的药香味,阿牛知道这就是快要到了。


 


药庐跟十年前阿牛第一次来的时候差别并不大,就是木屋没有之前的新,桃树比那时的高大而已。那时阿牛还不到十岁,他娘中风瘫在了床上不能动,他病急乱投医就求到了这个年轻的大哥哥这里,没想到连镇上的老郎中都摇头叹息的病,真被他给医好啦!虽然娘留下了点手麻的毛病,但那也比让他没有成为没娘的小乞丐好呀。


 


阿牛透过大门上的栅栏往里看,欧阳大夫正端坐在桃树下的石桌前,细心地擦拭他那把古琴,百里公子探着身子在倒茶,许是感觉到了有人在后偷看,百里公子放下茶壶扭头望了过来。


 


眼神真是凶恶!阿牛吓得登时后退了两步。欧阳大夫低低笑了起来:“阿牛,你怕他作甚?”


 


阿牛搔搔头,“嘿嘿”笑着推开栅栏。欧阳大夫今天穿了一件白色的广袖长衫,看到他推门进来就抬手理了一下衣服站了起来,高束腰的腰带把整个的身姿显了个完全,谪仙的姿态,阿牛呆在了当地,连此行的目的都忘了。


 


直到百里公子看不过眼,把拳头抵在嘴边咳嗽了一声。欧阳大夫弯起眼睛笑了一下:“昨天晚上下了雨,你娘的病又犯了吧?想着你今天就得跑一趟,”说着往药堂走去,“我去给你拿药。”


 


阿牛就站在院子里等着,百里公子木着脸瞪了他一眼:“没看到药堂没开门么?还来。”


 


他说话声音太低,阿牛反应了好长时间才明白他在说啥,有些尬尴的戳在了当地,药堂没开门么?好像是的哦。不过他一向是直接进院子,也没太注意。阿牛不禁气鼓鼓的想,我就拿下药,能耽误你多少时间?


 


记得十年前也是,他泪眼婆娑的找上门,欧阳大夫背上药箱要跟他一起去,这个粘人的百里公子就亦步亦趋的跟到了大门口,满脸的不情愿,就好像欧阳大夫再也不会来了一样。阿牛当时就对他充满了不屑:这么大了还这么离不开人,我都不这么粘我娘!


 


欧阳大夫却满脸温柔:“屠苏,你先将这些桃树栽好,等回来我们一起浇水。”阿牛都要羡慕飞了,要是村头的小香也能对自己这么温柔该多好啊。


 


 


阿牛再想想刚刚百里公子瞪给自己的眼珠子,翻了个白眼:十年过去了,依旧没有长进啊,连村头小香对自己都和颜悦色了呢!


 


阿牛抱着那包药朝外走,走到门口回头看朝里看,欧阳大夫正走到百里公子身边,搭在他肩上弯下腰小声说着什么,又把头抵在了对方的额头上,百里公子却有些不自在的在凳子上挪了挪。阿牛想,小香第一次亲我的时候,我也是这么不自在呢。阿牛哼着不成调的小曲儿一蹦一跳的朝村子走去。


 


一阵风来,满树桃花簌簌地往下落,沾了相偎的两人一头一身,百里公子伸出手压来在他的后脑勺上把人拉向自己。风中还才残留着欧阳大夫语带满足的话:“屠苏,这种生活我很喜欢。”


 


与你一起,我也,很喜欢。



在想,爵迹先公布了一个严哥哥,今天又公布了等等,最后要真出现乔美人,大家就炸了!!!!!!


新欢旧爱什么哒……(/ω\)


别理阿懂,只是个人疯言疯语~~~~~~~


【胡乔RPS】来不及分手的再见3(胡)

心情不好,深夜来一发。心很乱,导致这一更也很乱。

注意:

有小红花出没,雷者慎入。

仅个人脑洞,与真人无关,完全无关。





出事的那个时候,胡歌在拍《射雕》。

几天前乔振宇就颇为隐晦的问过他这天能不能回来,他到现在还记得对方问他时那种糯糯软软的语气:“你这几天拍戏很忙吗?”带着试探和期待。

胡歌笑得得意且恶劣:“怎么,想我啦?”又压低了声音,“来,叫声老公听听,我就回去。”

那人在电话那头“哼”了一声,闭紧了嘴巴不说话,带着明显的恼羞成怒的意味。胡歌赶紧咋咋呼呼的哄。

这声老公当然到最后也没有叫的,这种有失男人气概和尊严的事,那人自然是不可能说出口的。


胡歌赶了好几天的戏,辛辛苦苦的空出了那天来,请好了假就往回赶。那天的情况胡歌也不大记得了,大概是那天天气很好,晴空万里。因为胡歌在路上给他打电话时,那人说正在阳台晒被子。

胡歌承认自己是有些恶趣味的,坐在车上就想,如果跟他说自己回不去,他会是什么反应?

胡歌清清嗓子,拨通了电话:“你在干嘛?”

“晒被子,”电话那头传来悉悉索索的动静,“我今天晚上的飞机,进组,就把被子晒晒收好。”

“今天晚上?”胡歌有些惊讶,又装出一副很遗憾的样子,“哎呀,那我们见不到了啊,我今天拍戏太赶了,回不去的。”

那头停顿了几秒,才又开口:“回不来就算了,反正也没什么事。”

胡歌憋着那口气来逗他:“拍什么?这么着急啊?”

“浣花洗剑录,就之前说好的那部。”

胡歌抿抿嘴,自己当然是知道的,就是想逗逗他嘛,接着说:“那你晚点儿走,我尽量回去好嘛?”

“不用的,你不用太赶,又没事……”

看他挂了电话,开车的助理打个大大的哈欠,侧着头笑话自家的大明星:“明明急得跟什么似的往回赶,还装什么不在意呢啊?”

胡歌瞪回去:“好好开你的车吧!啰嗦什么?”

然后车里就安静了下来,助理开车,他坐在后座闭着眼想等他的那人。

车祸似乎就发生在这个时候,快得让他来不及做出任何逃生的回应。头砸向车顶的那一刻,他恍惚间想起,到今天为止他们俩似乎是在一起一整年了,所以……他才想见到自己吗?


再次醒来的时候,世界一片的白,头突突的疼,胡歌重新闭上眼睛反应了好长时间才想起来自己出了车祸,在回家的路上。……回家的路上?他呢?会不会担心自己?

他猛地睁开眼睛,晃着脑袋四处望。阿袁赶紧扑过来抱住他的脑袋:“你不要命啦,乱动什么?”

胡歌张了张嘴却发现自己现在还出不了声,急切的喘着。阿袁却看懂了他的意思,神色有些暗淡:“别找了,他就没来。”

没来是什么意思?是今天没来,还是……一直就没来?胡歌不敢想也不敢问。

阿袁把他的头摆正,开口说道:“你还是安心的养你的伤吧,你的脸……”说着别开了头,“伤得不轻。”

胡歌抬眼看着自己的铁哥们胡子拉碴的满脸憔悴,就觉得所有的话和问题都压在了心里。


一次又一次的手术难挨到了极点,那人却也一直未曾出现。

每次手术之前胡歌都在心底劝自己:等再睁开眼他就出现了。可是,并没有,每次都是阿袁问自己“感觉怎么样”。到了最后连自己都不信了,坚定都变成了疑问:等再睁开眼他会出现吗?

胡歌身体恢复的挺不错,他想着快点儿好起来,恢复到之前的样子,去找他,告诉他别生气,自己是真的回来了,说不会去只是个开大了的玩笑而已。

第二期的手术刚拆线,他就迫不及待的往那人家里跑,阿袁拉住了要开口阻止他的一众人:“让他去吧,要不他不死心。”

胡歌走到家门口,熟练的移开门一边的花盆掀起门垫的一角摸出钥匙打开门。

房间里什么都没有变,跟他离开时没什么区别,跟他刚住进来时也没什么区别。胡歌看向沙发,他还记得自己坐在那里陪那人看电影,那人就坐在地毯上背靠着沙发腿,手里捏着一杯酒,又绷着脚尖来踢自己的小腿,一下又一下,踢在了自己的心尖上。那人抬高了下巴,带着一点儿不可一世:“是你把我带到这见不得光的感情里的,可得负责呀。”

他边扑过去边说:“既然要我负责,那就是我的了,我来检查检查!”两人打闹起来,酒洒得到处都是,浓郁的葡萄酒,红得像雪。

“他现在不住这儿了,而且他现在也在剧组。”胡歌回过头,发现是阿袁。

阿袁走到他身边,把帽子给他扣上:“回去吧,你现在脸还不能见风。”


胡歌又回到那个雪白一片的地方接受治疗,那人仍然是不曾出现。

最后一次拆完线回到病房,电视正开着,是电视剧的发布会,那人在那个他看不到的地方言笑晏晏,但却黑了也瘦了,剪了极短的头发,眼底的憔悴让人心疼。胡歌觉得看着这样的他,比自己一次又一次的手术都觉得疼,喘不过气的疼。

胡歌伸出手,喃喃的说:“你,瘦了。”手却只留在了半空中,只余一团空气。

那之后的几年,他再也没见到过他。

【胡乔RPS】来不及分手的再见2(胡)

注意:

仅个人脑洞,与真人无关




他第一次知道那个人是在前几年的一部电视剧里。

那时他还在读大学,食堂一层有一台电视机,本来都是他们男生来看球的,那段时间却被女生霸占看电视剧了。他也陪薛学姐看过会儿,那人便在那部剧里,坐着轮椅拿着根金线,拽得跟二五八万似的。

事实上他也说了出来,受到了一群女生无数的眼刀,还受到了薛学姐一记狠掐。

他当时很是不服气的,出来后揉着被掐的胳膊跟薛学姐得瑟:“我要是演,肯定演得比他好!”

他没有想到,在大家都认可了他的好之后,就真的见到了那人,还成了自己的劫。


《仙剑》的热播让他成了炙手可热的当红小生。接连不断的活动也让他厌烦,被一群人围在中间恭维,被说得起一身鸡皮疙瘩还不能表现出不耐烦。

他便是在这种情况下看到那人的。他站在门口,那双眼睛亮晶晶的,跟他看的动画片上的小鹿斑比一样,跟周围人都有那么一点儿格格不入,让自己想拉着他逃离这里。

他甚至没能管住自己,跟身边的人告了饶,直直走到那人跟前,伸出手来说:“我是胡歌。”

看到那人的闪躲和紧张,胡歌一瞬间以为自己才是圈子里的前辈,而对方只是个刚刚进门的小新人,让他不禁起了逗弄之心。

爱情来得太突然,胡歌记得自己在哪个小清新的剧本里看到这样一句话:“在这个年纪爱你,只是那天阳光很好,你穿了一件我爱的衬衫。”

而那人连自己爱的衬衫都没穿,只穿了一件不尴不尬的西装,自己就陷了进去。

自己追得不是不艰辛的,最终却总算有了成果。可那场车祸,却把一切都打碎了,像一场美梦……醒了过来。


他清醒了八年,却在今天再次看到那人了。他手心里攥满了汗,不知道那人还记不记得他,肯不肯记得他?

接到邀请的时候他是知道那人也去的,一瞬间相思灼得他生疼,连当年孤零零的躺在医院都没这么疼。

他在躲自己,站在台上胡歌也感觉得到,这说明……他也还是记得自己的吗?

他在台上做前下腰,大家都在夸赞,自己却是知道的,当年,他的柔韧性也是这样好……

这样想着,胡歌的眼神不由变的幽暗,盯着他就像要盯出两个洞来。那人似有所感微微朝他侧了下头,又朝相反的方向挪了两步。

你以为……逃得掉吗?胡歌提起嘴角露出惯有的痞笑。

节目一录完那人就落荒而逃,失了他惯有的礼貌和风度。

胡歌跟大家寒暄着,眼睛却不住往化妆间那边瞄,最后跟大家告了别,还是没忍住脚步向他那边走去,跟当年一样。

站在门前,却也不敢再向前一步,该说什么?怎么说?难道要问他为什么抛下自己吗?问出来还有什么意义?胡歌不禁苦笑。

他们,都已经离开那年好长时间了。

那人开门走出来,看到胡歌时明显的错愕了一下。

胡歌听到自己的声音说:“今天太匆忙,都没来得及说句你好。”可是他么们的关系又怎么是一句你好就能说得清的?

“咳,我也没有对你问好。”声音里带着那人惯有的紧张时的颤音。

那颤音让胡歌心疼,想抱住他,告诉他永远都不用对自己紧张——当年自己也曾这么说过。

胡歌清清喉咙,想让两个人轻松一点儿:“你还没有跟我说生日快乐呢。”

那人竟然仍然记得自己过的是阴历生日!

“要是没事,我就先走了,小帆还在下面等着呢。”

胡歌站在原地听着他离开的脚步声,当年,他也是这么离开自己的吗?头都不会的,不会留恋的,离开。

“……为什么要离开?”终于,还是没忍住啊。

胡歌如愿以偿的让那人停下了脚步,回过头来。那人瞪大的眼睛里盛满了绝望。

他在这一瞬间后悔起来,何必要问呢?

自己不该问的么?问他,当年为什么要离开?





我这么这么勤劳,酷爱夸我酷爱夸我!╭(╯▽╰)╮

昨天跟舍友聊到冷cp,她说:我萌上了就不觉得他冷,有产出够吃就行了呗。

我:那是你没有萌过冷cp

她:那你说,我给你搜!

我:那我给你说一个很冷的吧,胡乔。

然后她微博搜了半天,抬头跟我说:你确定有这个cp?不是你臆造的吧?

当时就想哭给她看!!!!!!

臆造个球啊臆造!!!!!!

瞬间有了写文的动力〔手动再见〕

【胡乔RPS】来不及分手的再见1(乔)

拖了这么久,我也是够够的

惯例的注意:

仅个人脑洞,与真人无关。





他第一次遇到那个人,是在刘先生的一个私人party上。

他不太喜欢这种人多的场合,而且那几年他也是有些自傲的,觉得自己把戏演好了不就好了?何必参加这种趋炎附势的活动,你巴结我我巴结你的?

每当他这样想的时候,刘先生就有种恨铁不成钢的感觉。乔振宇是他一手发掘出来的,他希望他红,也在这几年狠给他塞了几部戏,可是反响却一直不温不火。“去多认识几个人,长长见识。”刘先生这样说。

party 是在半山腰上刘先生的一处私宅举办的。乔振宇到的时间也并不算太晚,但是刘先生已经打电话催了好几次了,他希望自家这个小后生能站在主办方的立场上早点到迎下客,可是显然他并没有这个觉悟。

这种私人party大家穿得都并不太正式,乔振宇略带尴尬的扯了扯自己身上的西装。大厅里大家都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闲聊,但是好可惜,哪一波他都不太熟悉。

他一边向里走一边张望,希望能遇到一个熟面孔。他便是在这种情况下遇到那人的。

《仙剑1》播出没多久,那个人也是红透了半边天,现在被一群认识的不认识的人围着,意气风发到了极点。乔振宇并不认识他,但却也知道他的。

那人穿着一身黑色的休闲装,和一群人说话,提起一边的嘴角来笑,带出一股恰到好处的痞气。

乔振宇羡慕不已,同样是小生,人家这样多好,好歹算是一种男人气概,他不由自嘲一笑。

他笑完抬头正好对上那人望过来的目光,赶紧偏开了头,脸颊“刷”的红了,不知对方有没有看到自己望着他“犯花痴”。

那人却直直地朝他走来,站在他身边,伸出一只手:“你好,我叫胡歌。”仍然笑得一脸痞气。

乔振宇突然就有点儿紧张,慌忙伸出手去握住:“我,咳,我是乔振宇。”脸上的红已经蔓延到了耳朵根儿。

神出鬼没的刘先生也笑呵呵的走了过来:“小胡啊,你们年轻人多交流交流,小宇也是太腼腆,你多照顾照顾。”

胡歌握着那只手没放开,顺着刘先生说:“刘先生说哪里话,振宇也算是我的前辈,我应该向他学习的还多呢。”说完掐了掐他的指尖才放手。

乔振宇却攥着被掐了的无名指羞得说不出话来。



后来他们走到一起似乎是顺理成章的事情,他现在回想,仍然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答应对方让他搬来和自己住的。

坐在湖南台的化妆间里,乔振宇握紧了手,自己已经有八年没有见过他了,自从他出了那次车祸开始,到刚刚上台为止。

自己的经纪人小帆是后来才换的,对他们的事并不了解,便看着他的行程表答应了这次的节目。直到刘先生给自己打电话问要不要推掉,乔振宇才知道是跟那人一起录。可是,已经答应了的事情,再反悔就显得很矫情和耍大牌。而且,事情都过去这么多年了,也就无所谓了吧……

可是,终归是自己高估了自己,在台上那人来来回回落在自己身上的目光,直叫他绷紧了身体,想要落荒而逃;游戏时那人的手搭在自己的大腿,灼得那块皮肤到现在都烧得慌;不经意侧目看到那人眼皮上的疤,觉得心都扎得疼。

疼得他都开始后悔当年自己为什么不留在他身边。

节目一结束,他就以换衣服为由,躲到了化妆室,完全失了他平常的风度和礼貌,可是没有办法,他已经顾不得这些了,只想赶紧逃离他!

八年的时间用来遗忘,还是不够啊。他靠在椅背上,像失水的鱼般张着嘴大口大口的呼着气。

直到小帆打电话来说,自己在下面门口等他,大家都走了。

这时他才松了口气。希望,再也不会遇见吧。

他收拾好自己的东西走出化妆间,却在门口碰到一个熟悉的身影,愣在了当地。

胡歌靠在门口,歪着头提着一边的嘴角痞笑看他。让他恍惚间以为时光仍然还在八年前,他回到家推开家门,那人就在玄关这样靠着,笑着问他:“今天拍戏累坏了吧?”

“今天太匆忙,都没来得及说句你好。”礼貌而疏离的话把他拉回到了现实。

“咳,我也没有对你问好。”他觉得自己浑身肌肉都紧绷了。

那人“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咱们两个还用这么客气吗?”

乔振宇低着头没有说话。

“不过,”那人拉长了声音,“你还没有跟我说生日快乐呢。”

“你不是过阴历的生日吗?”

“原来你还记得啊?”那人笑得得意。

乔振宇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

“要是没事,我就先走了,小帆还在下面等着呢。”

乔振宇说着就向前走去。

低沉的声音在后面响起:“……为什么要离开?”

他再也买不开步子,那人语气里压抑的哀伤,逼得他后退后退再后退,直到跌下阿鼻地狱,永不复生。

为什么要离开,当年?

没错,我奏是凑不要脸占标签来催更!!

其实,让我来催更我是拒绝的。首先呢,我是有原则的,不能你让我催我就催啊,毕竟我也看不到效果,可是我的大脑告诉我,不催就会饿死。我果断开始催了,不加特技我也催,我可以自己加duang duang duang~




各位太太发发慈悲割块儿肉投喂我们吧!不,不用肉啊,给个头发丝儿也行啊,每天等啊等也没有掉落啊!要饿死了呀~

奏不点名啦,反正太太自己心里也知道啊!